[无障碍浏览]
人防知识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人防知识->人防知识

地下防空洞

文章来源:添加时间:2016年09月27日

  一、掘开式人防工程  

  掘开式人防工程,是指采用首先开挖工程基坑土石方至设计标高,然后浇筑工程,再复土回填的方法构筑的人防工程。对于采用掘开方式构筑的平时战时用途为地下通道即地道,也应归入掘开式工程范畴;对于坑地道工程切口以久采用掘开方式施工的部分,从计价定额执行角度讲,除切口土石方外,也应纳入掘开式工程相应定额执行范围。 

  掘开式人防工程,根据工程上部地面是否有地面建筑,又分为单建式人防工程和附建式人防工程。单建式人防与附建式工程在构筑方法上没有什么区别,仅在工程设计取定荷载时考虑的因素有所不同罢了。 

  附建式人防工程与地面建筑界限的划分,一般以人防工程顶板上表面为界,顶板上表面以上部分应归入地面建筑计算。 

  由于受建设工期限制或因其他要求,采用逆用法施工的工程,即先掘开工程顶板部位土方,钻孔灌筑柱身,再浇筑顶板,复土恢复地面交通,然后在顶板掩盖下暗挖出土,浇筑底板、墙体等完成工程结构,按逆作法构筑的人防工程从施工方法上讲,介于掘开式和坑地道工程之间,但从受力结构型式上讲又完全不同于坑地道工程,仅仅是构筑方式略有不同的掘开式工程。 

    二、坑地道人防工程  

  坑地道人防工程从施工方法讲,是指采用暗挖(掘进爆破)施工的人防工程。从结构上讲,坑地道工程是利用工程上部覆盖层与工程支护(被复)结构共同组成的承载结构的工程。 

  坑地道工程按施工口的不同型式又分为坑道工程和地道工程。 

  坑道工程是指利用高出地面的山地、丘陵、台地从自然地面或自然地面以上部位切口、掘进水平倾角<50o的工程。 

  地道工程是指在平原或台地上打施工井(施工口)至一定深度,然后开口掘进的工程,根据施工井的倾角(>5o)又分为竖井工程和斜井工程。 

  根据坑地道工程构筑地域的地质条件,又分为土质工程和石质工程。 

                                                   敞开洞门----   

              为民造福各地人防平战结合为民造福纪实 

  防空洞是现代立体战争的产物,是人们应对空袭这个“矛”而寻找到的“盾”之一。战时,人们利用它来保护自己的生命;和平时期怎么办,是将防空洞封门闲置,还是敞开洞门服务社会?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人防部门针对未来战争特点,根据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情况,就人防建设的发展方向进行了多方面的探索。 

  洞门为什么要敞开?  

  邓小平同志早在一九七八年就指出:“人防工事要平战结合,平战结合才靠得住。”这年十月,第三次全国人民防空会议遵照邓小平同志关于人防建设的一系列指示,制定了“全面规划,突出重点,平战结合,质量第一”的建设方针(后来改为“长期准备、重点建设、平战结合”)。江泽民总书记在上海工作时也指出,人防建设要“平战结合,为民造福”。我国人防建设战略方针的调整,适应了当今世界“对抗与对话,合作与竞争,和平与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的特点,为全国各地人防建设指明了方向。 

  围绕“平战结合”,我国人防部门确立了这样一个观点:“人防不应远离时代,不能远离生活。”这些年来,在广大人防干部的不懈努力下,我国各地人防工程建设大多体现了“一个工程多种用途”的原则,使人防工程不仅能防空,还能在缓解城市的用地、交通紧张问题上和安置下岗工人就业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那种“防空洞是无底洞,扔多少钱都看不见”的说法,被“投资一个项目,取得三个效益(战备、经济、社会)”的事实所推翻,平战结合的做法在全国各地的大中城市迅速推广开来。 

  洞门朝哪儿敞开?  

  从塞外钢城包头、九朝古都洛阳,到西南重镇重庆、经济中心上海……无论你是在哪里都能发现:防空洞一个个都向市场敞开了洞门,昔日的生命保险空间如今成了财源广进的福地洞天,以特有的方式回报社会,回报人民,回报国家。 

  如果说六七十年代的“深挖洞”是我国人防的“一次创业”,那么,八十年代以来,“敞开洞门,服务社会”无疑是我国人防的“二次创业”。在这方面,首都北京走在全国前列。目前,北京形成了一个以地铁为骨干,以地下商场、库房、停车场等为主体的平战结合人防工程体系。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各地利用人防工程开设地下旅馆一万四千七百多家,地下商场、商店、饮食店一万一千二百多个,地下文体活动场所六千六百多个,地下生产车间九千五百多个,地下仓库一万三千三百多个,地下停车场七千三百多个。“九五”期间,全国人防平战结合安置从业人员一百多万,累计创产值六百多亿元,年度上交国家财税近三十亿元,超过了国家对人防建设的投资。 

  洞门敞开之后,人防部门由完全“吃皇粮”变成了创收单位。一九九九年,黑龙江省人防系统实现产值二十五亿元,利税三点六七亿元。一九九九年地处西部的四川省人防系统也实现产值四亿多元,利税五百多万元。达到和超过黑龙江省、四川省人防创收水平的在全国有二十来个省市。 

  敞开洞门为“养洞”  

  人防经济的发展,不仅创造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也为加强人防战备建设创造了条件。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十多年来,上海、南京、广州、深圳、哈尔滨等城市先后修建了一批大中型人防工程,投资建设了人防指挥中心和指挥自动化系统。黑龙江省“九五”期间修建了十一项大中型人防平战结合工程,总投资六亿多元。辽宁省在人防指挥场所建设和通信指挥手段建设方面的投资近二亿元。“九五”以来,该省仅人防指挥通信建设的投资就是前十五年总投入的三倍。 

  依靠厚实的资金基础,各地人防部门不断加速人防现代化建设。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针对现代高技术局部战争特点,制定了人防指挥自动化建设发展规划。江苏建立了省、市人防指挥局域网,开发了人防指挥应用软件。沈阳、长春等重点人防城市担负了人防指挥自动化建设试点任务,为全国人防指挥自动化建设提供了经验。南京、深圳、沈阳等市人防通信实现了程控化,人防通信拥有移动通信系统、卫星及海事卫星通信系统、数字特高频系统、短波通信系统和互联网通信等世界较为先进的技术和设备,使人防通信建设逐步走上了多手段、多网络的配套化发展之路。